水漫金山

发布时间:2021-11-24 14:02:50      浏览量:

成语故事

       传说古代白蛇娘子与许仙一见钟情后,就结为夫妻。法海和尚见到许仙面带妖气,就把他带到金山寺藏到法座后,白蛇娘子带领小青蛇来寻夫,法海不许。白蛇娘子无奈只好与法海斗法,于是水漫金山,法海搬来天兵天将来对付白蛇,将白蛇压在雷峰塔下。

《水漫金山》的故事还可以怎么讲?

    长江水开始倒流了,浊浪滔天中,阿白有一瞬间的失神。对面的法海身披金光,庄容肃穆,一脸悲悯,还在说着什么。可是她突然什么都听不见了。江水每上涨一寸,她就问自己一次,这般用力,这般不甘,拼着身家性命不要,触犯天条,是为着什么。可是,我要他出来。要他出来。他为什么不出来。他欠我一个答案。我要亲耳听他说。腹中孩儿隐隐作痛。

   

    少女阿白第一次见许小乙的时候,正是三月时节。山花开得夺人眼,阿白贪玩,不想落入歹人手里。是许小乙花光身上所有银子救了她。小乙轻轻地对她说:以后可要当心点。阿白不说话,只是仰头望他,眼睛亮亮的。回家路上,阿白偷偷地想,许小乙可生得真好看啊。书生气质,俊眉朗目,一身青布长衫干干净净,就同画卷里面走出来的人儿一般。他说话的声音也好听,那样温柔斯文,讨人欢喜。花香熏人醉,细柳枝荡啊荡,阿白虽已修炼千年,但未涉人事,许小乙清俊的脸庞就像是阳春里和煦的暖风,深深浅浅,吹进她的心里。她把家从山里搬进了杭州城。买胭脂的时候,阿白认识了非烟姑娘。非烟姑娘从小没爹没娘,流落章台,很是命苦。可是非烟姑娘实在是美,实在是媚,一出《游园惊梦》唱得人心都化了,一身大红罗裙明艳艳地照人,一双妙目能看到人的心里去。人人都传,天香楼的花魁非烟姑娘之所以卖艺不卖身,是明珠蕴椟中,要待高价而沽的。可是阿白知道,非烟姑娘是有了心上人。那位读书的士子,一身正气,就在城东的书塾里做学问。非烟姑娘喜欢他得紧,为着他,自己攒钱赎了身,洗尽铅华,收敛艳色,连衣裳都换了素朴的布裙。月圆的时候,非烟姑娘出嫁了。阿白很是羡慕。她想,凡人的男女之情可真妙。非烟姑娘那样一个活色生香的可人儿,却也转了心,定了性。这人间情爱的规矩,竟这般有趣。阿白修行千年,头一次不想成仙了,要做人间的良家姑娘。“从今天起,我的名字,便要叫做白素贞。”

   

    清明节的时候,漫天爽着小雨,西湖上烟波浩渺,潇潇洒洒,美得不似人间。阿白携了侍女青鱼儿,装作无意的样子,来西湖畔寻人。“在下姓许名仙,世代钱塘人氏,家中做些药材买卖。”纵是被雨打湿了衣裳,只顾护着药囊,许仙行止仍是温文尔雅,像一块清凉的玉。许仙看着阿白,阿白红了脸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柔柔地望着他,心头软软的。倒是青鱼儿,娇俏惯了,笑语盈盈,不断打趣。阿白想,许小乙可真健忘啊,救过命的三生缘分,都不记得她是谁了。可是又有什么要紧的呢,反正她是记得的,反正他们又再相见了。船外雨下得熨帖,不急不颤,阿白静静地听着,心里湿湿洇开一片。她想起初修成人形的时候,老天爷也是这样下了一场雨。雨水过后,天高地阔,她抱膝临江坐着,血是热的,草是清香的,潮气极净,江风凉凉吹过来,只觉得真好,真是好。她就这样认定他了,不后悔,也不犹豫。许仙上门提亲的那天,阿白几乎落下泪来。他明明白白向她说了啊,他要娶她为妻,护她一世周全。出嫁的大日子,青儿自然陪着她。阿白细细描了眉,妆了面,理好云鬓,欢欢喜喜地穿上了火红的嫁衣,那是非烟姑娘赠她的上乘锦缎。凤冠霞帔把一张清丽的面庞映衬得格外明艳,阿白照着镜子,心里想,这一辈子,成仙怕是难了。是一沾上他,千年道行一朝散尽。为妖为孽,永堕轮回,浮屠千钧,她都愿以一己之躯领受。

   

    百姓们都说,保和堂有全镇江最好的药材,最高明的药方子。百姓们还说,许家娘子貌美心慈,夫妻二人相敬如宾,这大好的美满姻缘,不知小乙官儿是几世修来的福分。阿白很快乐。平日里,阿白帮着许仙打理药铺,事事亲力亲为,再忙碌的时候也不觉得辛苦。有时望着天边晚照,阿白偶尔会想起在竹林深处静修的日子来。餐风饮露,幕天席地,睡不着的时候便盘到最高处,望着茫茫长夜出神,直望到星也沉月也落。那是性灵未通无知无觉的岁月,千年如一日,虽说是由着自己,终归有漫长难遣的寂寞。可人间啊,人间是不同的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街市上的糖人儿,小贩卖的珠翠金钿,过节时的花灯,家家户户飘出的饭菜香,这十丈软红里,有着无限的好光景。生老病死,离合悲欢,都是让人心甘情愿痴缠深陷,断不肯放下的。凡人女子就是这样了吧,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,免受惊,免受苦,免四下流离,免无枝可依。操持家事,相夫教子,细致妥善地过平淡如水的小日子。看着身畔沉沉睡去的许仙,阿白很是满足。端午节快到的时候,阿白有了身孕。一想到她会有一个粉团儿般的人类小小孩,阿白兴奋得好几宿睡不着觉。她依足了人间女子的规矩,小裤小褂,肚兜布帽,一一缝制起来。素来不信神不信佛的阿白甚至到庙里去,给未出世的小小孩求了一个长命锁。保和堂声名在外,抓药材的人逐渐多了起来。许仙常忙到三更,直接睡在药铺里。阿白担心许仙累坏,便唤小青过去帮忙。

   

    法海说,当年,我还叫裴文德的时候,我爹爹在朝中做官。我和尚书的女儿萧七七从小便要好,做什么都要在一块儿,片刻也不舍得分开。她喜欢笑,一笑牙花子都露出来。那一年的花朝节,七七拉我出去,站在一棵海棠树下,把她亲手绣的荷包递给了我。七七定定望着我,七七的眼睛比南湖的水还要清澈。我知道七七长成大姑娘了,七七心里有我,我心里也有她。我和她说,中状元的那天,我就去她家里,让她爹爹把她许配给我。七七很是开心,她说,她早就在心里把自己许给我啦,她信我,她会等我。三月殿试,我中了状元。皇帝紧接着便封我做翰林学士。我一路跑着喊着去找她。七七,我中啦,我是状元啦。我要娶你。我撞上了五皇子迎娶七七的花轿。他们说,游园会的时候,五皇子对七七一见钟情。他们说,是皇上当场赐的婚。皇家娶亲的排场可真热闹,敲锣打鼓,灯火通明,足足大吹大唱了三天三夜。全京城的人都在啧啧称赞,门当户对啊,佳偶天成,真是门好亲事。鞭炮声唢呐声彻天地响,可我只听见我的七七在哭。偷剑的时候,我被兄长拦住。爹爹关了我一夜,爹爹咳了一夜。天蒙蒙亮,消息便传了满城。新婚夜里,冷风凄迷,七七灌醉了五皇子,从那么高那么高的彩楼,扑了下去。后来,后来我到了沩山密印寺。在佛祖面前修苦行的时候,我心心念念的都是七七。我闭关三年,参禅念经,却从没有忘过她。说什么放下,人这一辈子,谁还没有放不下的事。法海垂头道,白素贞,我不配拦你。你进去吧。要回你的答案。

   

    阿白肚子疼得厉害,撑着白乙剑,一步一步,走进金山寺的大殿里。佛祖低眉垂目,宝相庄严,一脸解脱众生之苦的慈悲。许仙出来了。多日不见,阿白心里一阵酸楚。小青站在他的身边。他说,你到底想要怎样。你有完没完。那样陌生。人们不是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么,阿白的眼泪掉下来。我要你回答我。那天晚上,我一直在家等你。你为什么没回来,你为什么带她走。你欠我一个答案。你告诉我啊。他说,我不爱你了呀。不爱了?什么是不爱了,为什么不爱了,怎么能不爱了呢?因为我是妖吗?是我对你不够温柔不够体贴吗?不爱了就是不爱了,没有为什么。许仙道,你对我挺好的,可我和你成亲之后才发现,我喜欢的不是你,我更爱青儿。我想了很久,我不想把这辈子花在一个我不爱的人身上。我想带小青走。阿白心里一阵惨疼。她活了千年,却想不明白,为什么人类这样善变,都已经爱了,怎么还能不爱了呢。前一刻还软语温存,后一刻便带别人私奔。喜欢了我,怎么还能再喜欢上别的女人呢。你不爱我,那你当初娶我做什么。你说过的啊,会护我一世周全。可我怀了你的孩子了。你看,我快要生了。许仙想了一会儿,这样吧,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,我可以把他带走。青儿糯糯的声音传过来:“姐姐,你放过我们,好不好。”金山寺外,众僧超度死难百姓的诵经声缓缓响起,阿白突然笑了。你看啊,我好端端的一个姑娘,挺着个大肚子,一路沾尽旧尘新泥,来寻这个人。我犯了天条,伤了百姓,千年功德一朝散尽,放着妖不做,仙也不做,却偏生要去做别人的插曲,你说好不好笑?这答案,不要也罢。大水漫到了金山寺的庙门,阿白转过身,恍惚间想起许多年前,她欢欢喜喜地下山。天是澄蓝的,树是青翠的,一路山花开得那样烂漫。山风浩荡,雨气淋漓,千年过去,晚照仍不语,江水仍泱泱。天下这么大,再没有人见过阿白。

相关成语
  • 首页
  • QQ
  • 联系电话
  • 返回顶部